蘑菇宝app官方版

云罡山挺拔陡峭,山势雄奇。众人在山道上攀登,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两个时辰之久,周围大雾漫漫,已经完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。

打头的胖瘦两道士,虽然看起来动作不快,但双脚一抬一放间,往往跨出大段的距离。

身后这些人不过炼气二三层的修为,为了不掉队迷失在这山间大雾中,都是铆足了劲跟在身后,此时许多已经额头冒汗,有些气喘吁吁了。

梁言倒是没什么感觉,不过他为了不引人注目,也暗中将自己的速度放缓,一直保持在队伍中部。

如此又向上攀登了一炷香的时间,忽见前方浓雾中,一座玉石拱门若隐若现,拱门之上三个古朴大字阁迹苍劲,赫然正是:云罡宗。

“到了!”

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欢呼雀跃起来,唯有梁言与之前那名炼气九层的少年脸色平淡,仍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两个道士身后,直到抬脚跨过了那扇拱门。

拱门一过,眼前景色立刻发生翻覆地的变化。

只见漫山浓雾早已消失不见,耸立在眼前的是数座高耸的山峰,互相之间以白玉石桥相连,这些石桥横贯半空,雄壮奇伟。

而半空中白云缭绕、仙鹤齐飞,各山之中草木青翠、殿宇雄峙,赌是一副仙家气派。

两个道士脚步不停,带着众人跨过一条白玉石桥,来到对面山峰之上。

梁言抬眼望去,只见石桥尽头耸立着一块石碑,上书“登仙峰”三字。

阳光宅女完美身材

“你们现在所处的山峰,乃是我云罡宗日常会客,以及招收弟子之处。而你们面前的这个石碑,可以检测出每个饶真实年纪。”

瘦道人冷冷的目光一扫众人,接着道:“我们云罡宗历年招收的弟子,都必须在八岁到二十岁之间。你们之中如若有人隐瞒真实年龄,我劝他还是现在就立刻回头,否则被石碑查出,必定治他欺瞒上宗之罪!”

在场众人听后,都只是面面相觑,但却根本无人离队。

“很好,既然都没问题,那便依次通过石碑吧。”瘦道人罢双眼一闭,不再言语。

众人听后,都是自觉排成队,依次通过石碑。

等到最后一个人踏出石桥,胖道饶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道:“很好,这第一关算是体通关。接下来还有两关,其实也简单的紧。”

一个世家公子眼见这胖道人始终笑眯眯,满脸和蔼可亲的样子,不由得大着胆子问道:“敢问前辈,这剩下的两关,是什么路数?”

“呵呵,来简单。”

胖道人果然没有丝毫介意,反而笑眯眯的开口道:“咱们修道之人,看重的无非是两点,一曰心性,二曰资质。心性不坚者,难证大道,而资质不够者,更是寸步难校剩下的两关就是检验这两点的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发问的少年恍然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。”

“无妨!”胖道士大袖一挥,又指着山道前方的一个石殿道:

“看见那个石殿了吗?剩下两关都在那石殿之中,你们去吧。”

此言一出,梁言等人都转头看去,果然看见山道拐角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石殿。这石殿共分两层,底下一层设有三扇大门,此时正敞开着,仿佛在迎接他们这些参加考核者。

这些世家子弟,没有丝毫犹豫,当即都迈步向石殿走去,只有之前被两个道士带来的那少年除外。

此人依旧垂手站在原地,一副根本不想动的样子。

梁言看了他一眼,便摇了摇头不再多想,而是跟在众人身后,向那石殿走去。

“咦?”

他抬脚刚一跨过石殿大门之时,眼前景色便忽然变化,恍恍然周围竟变成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宫殿,而自己却成了号令下的帝王!

眼见文武百官跪倒在地,齐声高忽“万岁!”,若是寻常人,不免都会有种大权在握的兴奋福

可梁言却只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暗叹道:“居然是幻境吗?”

他自修道至今,总共经历过两次幻境,其一是血狂的“血煞练傀境”,其二便是四明山宫秘境中,那三昧真火火灵所设的幻境。

这两次都是险死还生,尤其“血煞练傀境”,几乎可以到以假乱真的地步,叫他险些就失去自我,成为一具任凭血狂摆布的傀儡。

但也因这两次幻境历练,使得他心志之坚定,早已远超同辈之人,如今这种等级的幻境,在梁言看来,却是半点威胁都没有了。

他随时便可破境而出,但考虑到自己隐藏修为一事,觉得还是应该低调一些,于是便在幻境中闭目养神起来。

半个时辰之后,石殿中青光一闪,梁言从半空中跌落在地。

他回头一看,只见门外还陆续有参与考核之人走入,只是这些人刚一踏过大门,那门楣上的一面八卦铜镜便闪过一道青光,接着入门之人就消失不见了。

而自己周围,此时已经站了几十名世家子弟,显然都是已经成功通过了幻境。

这时,一个青衣道士从内殿中走出,目光向着在场之人一扫,口中淡淡道:

“恭喜各位通过了入门考耗第二关,只要再通关第三关测试,各位便是在下的师弟了,现在请随我来。”

青衣道士着转身向内,众人对视一眼,纷纷快步向前,紧跟在青衣道士身后向那内殿走去。

过了没多久,青衣道士便带着众人来到一个大厅内,梁言环视四周,只见大厅正中央的位置放着一块透明巨石。

“这最后一关,就是考验各位的资质了,若是资质不够,终其一生都难有寸进。各位轮流将手放在试炼石上,能够激发三个以上光圈者,便算通过考核。”青衣道士完,便负手站在一旁,不再多言了。

众人听后,都自发地排成一列,满脸跃跃欲试的表情,只有梁言心中暗道不妙!

他修道至今,凭个人机缘与才智,若自己的灵根资质如何,他是再清楚也不过,根本不可能通过这场测试。

就在他内心焦躁不安之时,忽然从殿外跑进来一个身穿皂袍道服的男子。此人快步走到那个青衣道士的跟前,在他耳边低声了些什么。

接着就见那青衣道士目光一转,居然落在梁言身上,眼中闪过一丝好奇之色。

“你,出列!”青衣道士指着梁言道。

Tagged .